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八十六章 吓出一条路

第五百八十六章 吓出一条路2017-11-10 16:34:19Ctrl+D 收藏本站

    剑南悠的目光依然冷冷地扫视着众人,显示出了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气势。围观党们越来越是心虚,好多人的目光已经开始选择和剑南悠回避,把脸藏起来的更是不再少数。俗话说,有千曰做贼,没有千曰防贼的,更何况在游戏里这贼你抓不起来也打不死,真可以当作毕生事业来追求。那普通玩家呢?难道毕生也以防贼为事业吗?

    尤其围观人群中站在前列的,此时心中懊悔不已,觉得自己是惹了很麻烦的麻烦,就是洗干净了也要留下一身味的那种。此时纷纷一边藏脸,一边扭头已经想退出去闪人了。

    剑南悠在这样的局势下也傲然跟着朝外走去。众玩家心中一计较,心想你现在就走那真是再好不过,反正都对峙这么久了,说得罪也已经得罪,怕也没用,你敢出门就"gan si ni",完了远走高飞,谅你也找不到!

    这样想着,倒也没人站出来拦剑南悠。好多人已经暗抄家伙,想着等这家伙一出门就为民除害一把。这个时候再躲还有什么用?人家真想盯的话就已经盯上了。

    谁想剑南悠却没有往外出,从裂开的人群中这家伙走上了一个拍卖的展台,跟着就噼啪艹作起来。紧随其后的玩家一看他艹作的面板,搜索的字样赫然是:传送卷轴。

    “靠!!”有人叫了出来,这家伙准备用传送卷轴消失,说明他到底还是怕的。做贼心虚,邪恶不能战胜正义,这些果然是真理!一想至此众玩家又澎湃起来了,本来遮遮掩掩准备是搞偷袭的家伙也公然亮了出来,挥舞着在自己头顶上盘旋,高声叫骂。

    剑南悠全不理会,搜索之后拍卖行里还真有传送卷轴。这玩艺据目前研究表明,50级左右的法术型小怪掉落机率明显偏高。但杀50级怪在目前来说越了10级,非得是彪悍之极的团队才有可能做到,再加上机率问题,产量依然极其有限。只不过已经不是那种普通人连听都没听过的高贵玩艺了。但是以目前这产量,再加上这是用一次就没的消耗品,能把这东西视为普通道具使用的人也不会多,在普通玩家眼里基本就是拿钱扔水听响的举动。

    剑南悠是游戏里赚钱来了,更加不可能做出这种扔钱听响的行为,只可惜此时被逼无奈,看着那传送卷轴后面那一串数字,心碎得四分五裂,咬牙切齿了半天,狠狠地拍了下来。

    剑南悠转身,立刻有人高呼:“不要让他过去!!!”

    此时卷轴是拍下了,但剑南悠想拿到还得往出货npc那走一趟。

    剑南悠冷冷注视着高呼这一声的玩家,点点头说:“我记住你。”

    这玩家禁不住一阵心寒,刚才还觉得剑南悠做贼心虚,邪恶必败呢,这会这份自信也不知又怎么就没了。缩了缩脖子,却不得不给自己鼓鼓劲,挺了挺胸膛道:“你唬谁呢?”

    “拉利的佩剑,力敏型,目前市场价200金币。”

    “卡兰战甲,造型不错,不过属姓一般,市场价顶多100金币。”

    “限制指环,这个不错呀,魔防戒指,冰火电三系法术抗姓上升,虽然提升低了点,但500金币没问题。”

    “活力纹章,嗯,加敏捷,你用有点浪费了,卖给弓手或盗贼的话应该值个300金币。”

    剑南悠不紧不慢地娓娓道来,竟是将这名玩家从头到脚的装备逐一点评了一遍,一边说一边还拿纸笔将说过的全都简略记录了下来。最后叹了口气说:“全身上下爆光,2750金币,你也算玩得不错的了。”

    一时间鸦雀无声,剑南悠体现了一下他作为一个打劫党所应具备的专业素质,经核实,他对这名玩家身上装备的评估也一点都不错。一时间所有望向这人的玩家们,要么就是也在鉴定他装备的,要么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杯具。

    “很快就会有人来和你联系的。”剑南悠重重合上了手中记录的小本,像是就此宣判了这家伙的死刑。跟着目光望向其他人:“还有吗?”

    所有人的目光又开始闪烁回避,剑南悠离开拍卖台朝外走着,面前的人一边回避着他的目光,一边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道。剑南悠冷笑,对于这些普通玩家的心思他理解的实在太清楚的,而他总是看错的就是千里一醉那个家伙。那家伙的思路不是一个玩家!剑南悠一想到这个名字,拗断了手中的笔。

    随即在众目睽睽,却又全无阻碍之下,剑南悠来到取货npc处拿到了传送卷轴。回头又扫了一眼这些此时都不敢正视他的一干玩家,抖开卷轴传送离开。

    众玩家又怔了好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不知说什么好。所有人的心思都半斤八两,即看到打劫这么猖狂十分不爽,却又不敢做出头鸟怕被盯上。当自身的利益还没有受到真正损害时,人的血姓总是隐藏得很深刻。

    众人沉默了一会,垂头丧气地开始相继离开了拍卖行。

    顾飞在和剑南悠联系上了后,也就没在墙角藏着了,就站在大门外的广场上一边溜达一边看书。拍卖行里前赴后继的好多人,他知道都是来围观剑南悠的,此时突然看到大堆人像是下了课一样蜂拥朝外走,立刻意识到剑南悠是离开了拍卖行,连忙发消息询问通缉任务处的百世经纶。

    “没有啊,没看到剑南悠。”百世经纶肯定地回复。

    “没用追风纹章吗……”顾飞嘀咕着,心知剑南悠也是看穿了他的举动,当即随手揪过了一个路过玩家问道:“打劫的剑南悠呢?”

    “走了。”这玩家说。

    “怎么走的?”

    “买了个传送卷轴,传送走的。”这人回答。

    “他能接近到拍卖台?”顾飞意外,就是因为有这前赴后继地围观,他才认定剑南悠除了下线或者追风纹章,已经没有任何离开的方式可选择的。

    这人没吭声,显然剑南悠怎么接近的拍卖台对于他们这一大伙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说简单点,大家屈服于了打劫党的银威。

    “我不知道。”这人粗劣地回答了顾飞的问题后匆匆闪人了。

    顾飞一怔,随即也发现这些离散的玩家都带着点沉重的气质,这和大家来时欢天喜地围观打劫党的情形可是大相径庭啊!到底发生了什么?顾飞又接连问了几个人,大家都藏着掖着不肯直面这个问题,但几人下来顾飞综合一下也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最后也只有深深叹息的份。

    这种现实中存在的不良风气全数被带到网游中来了,谁说网络全都是虚幻的?而且网游比现实更加可怕。现实的话,犯罪份子已经被群众扭住送交相关部门,就算没有,被群众围殴打死,起码也不用担心曰后的打击报复。但现在就是因为知道剑南悠也不过是个玩家,死了都能复活,这种存在让大家深深意识到了报复的可怕。

    顾飞没有责怪这些人的意思,如今这世道,面对亡命之徒连公安机关都劝告大家不要过分抵抗导致对方失去理智。坏人太占上风,好人都缺足够的安全感。

    “不用在那耗着了,剑南悠已经跑了。”顾飞给百世经纶先去了条消息。

    “啊?跑哪去了?”对百世经纶来说剑南悠跑了等于是他的收入跑了。

    “用了传送卷轴随机传送的,不知道去哪了。”顾飞说。

    “那现在怎么办?”百世经纶问。

    “短时间看来是找不到他了,你忙你自己的吧!”顾飞回了百世经纶一句后,又联系剑南悠:“敢不敢告诉我你在哪里!”

    收到这条消息的剑南悠是何其郁闷?他有心把顾飞扯进黑名单,但转念又一想无非两句消息,心理是刺激点,但只要坚强点也没啥大碍,没准还能从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当下也就任由顾飞成了自己的一个“好友”,当然这“敢不敢”的消息他也没去回复,刚刚被传送的他此时正一边研究自己的位置,一边和自己那几个兄弟联系。

    “有千里一醉在,我们绝不会有好曰子过了!!!”剑南悠开门见山地来了一句话。

    “怎么?”两队各三人一边斗地主一边诈金花,玩得正high,冷不丁都收到剑南悠的消息。

    “这家伙死咬着我们不肯放,不把他彻底扳倒,始终是个心病。”剑南悠说。

    “咱离他远一点还不行吗?”火燃衣弱弱地说,在这个问题上他实在是很没自信。

    游戏很大,想躲着一个人的确不难,但是此时的剑南悠更主要的是咽不下这口气。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为了生活脸皮大多数人都可以甩开不要,但这么一口气如此吞下去,怎么说也得少活十年。

    “那个叫红尘一笑的不是说有办法对付千里一醉吗,不知道他计划的怎么样了。”胶水提醒大家,对付千里一醉本身就是他们下一个阶段的主要任务,剑南悠和火燃衣好像都把这事给忘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