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家一起吐血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家一起吐血2017-11-10 16:34:21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办?

    这个问题顾飞答不上,于是就无情地踢还给了胶水他们。那意思当然就是你们表个态,态度好的话也许我会考虑放过你们。

    但顾飞为什么总是纠缠他们如今大家也了解个七七八八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路见不平一声吼。只是顾飞中气意外的充足,吼了这么久居然还要吼,一遇见就吼,这就让剑南悠他们很受不了。照他现在这意思,显然除非剑南悠他们不再做这种事,否则就将持续听到顾飞的吼声。

    “既然这样,大家就是没得谈了。”胶水无奈,他们十分希望能和顾飞合谈,但顾飞的要求太高,俨然就是要他们抛弃事业。

    “真是执着。”顾飞说,他也料定这帮家伙不会轻易放弃,谁让这只是游戏呢?要是现实,不放弃?腿打折!看他们还执着不。顾飞残酷地想了一下。

    谈判至此宣告破裂,顾飞是一点不急,挺有兴趣地打量着三人接下来准备怎么做。三人埋头小声嘀咕了一下,狠狠瞪了顾飞一眼后说:“惹不起,我们躲。”

    说完三人也不起身,干净利落地就下了线。

    “呵呵……”顾飞笑了笑后,也选择了离线。

    半个小时后,三簇白光在弓手靶场内闪过,胶水火燃衣和林木森森重新回到了游戏。上线第一时间就是一扫四周,不见顾飞的身影。

    “你们刚下,千里一醉就离开了。”剑南悠给胶水发来了消息。

    胶水长出了口气,朝另两人笑了笑后说:“不在了。”

    火燃衣也立刻放松下来,随口骂道:“那个王八蛋。”

    “银月也还在。”胶水看了眼好友栏后说,“咱继续吧!”

    火燃衣掏出扑克,之前被顾飞烧掉了四张,此时想补还得先检查是缺了哪四张,火燃衣一边数着牌一边嘟囔着:“说起来,那个银月和千里一醉不是也很有过节吗?其实我们要告诉他我们是准备伏击银月,这次他未必会给我们制造什么麻烦。”

    火燃衣话说完却没听到同伴的回应,一抬头,就看到两个人又是一副石化的表情,瞪着两眼望着火燃衣的身后。

    “你们……不会吧……他……”火燃衣缓缓转过身,立刻看到了顾飞那张令他无比憎恶的笑脸,距离他不到半米。

    “少的牌是489q。”顾飞告诉他。

    “靠,你怎么又来了!”火燃衣悲情地呐喊。

    “下线吃了个宵夜,洗了个澡,再回到游戏。想不到这么巧你们居然又在。”顾飞说。

    三人郁闷得想死。

    “原来你们是想伏击银月?”顾飞刚才上线时火燃衣不知道,嘟囔的话全被顾飞给听了去了。

    “这我就有点搞不懂了,虽然银月那家伙的确该死,但现在难道不是他在雇佣你们来爆理想的法杖吗?”顾飞问。

    三人泪流满面。为什么他们会倒戈一击逆袭银月?说穿了还不是因为有顾飞在这不断给他们添乱,弄得他们一口子怨气没地儿出吗?可现在居然是顾飞在问他们这个问题,这叫他们如何回答?告诉顾飞因为被他欺负得太狠,所以他们需要拿银月当一下出气筒?显然他们不可能这样告诉顾飞。就好比火燃衣私下对顾飞怕得不行,但在顾飞面前时却依然要撑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顾飞望着三人希望三人能给个答案,三人却是咬紧牙关,打死也不会把这个原因告诉顾飞。

    “现在和银月在一起的应该还有断水箭他们,你们要对付银月不是也要和他们为敌?前几天他们不是还帮过你们?你们这关系怎么这么乱?”顾飞这时是真的有点被搞晕了。那天他眼看就要把剑南悠干掉的时候,就是断水箭的突然出现掩护了剑南悠离开,顾飞一直把银月断水箭还有剑南悠他们视作一伙,但现在却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乱,太乱了。

    “他会和银月在一起?不是说……”火燃衣说了这么几个字后,突然闭上了嘴。

    “不是说什么?”顾飞问。

    没人理会顾飞,胶水连忙联系另一小组的人员继续交流,他们这个伏击银月的计划无疑出现了一个重大误差。一开始胶水计划的是以放弃任务为由,约银月见面。因为这笔交易银月也是暗地里勾搭的,所以料定他会一个人前来。只是后来看剑南悠尚在坚持,大家不忍如此,这才临时又改成了这朴素的守株待兔。结果这么一掺合把两个计划也给搅乱了。目前的情况,银月是不是会单独前来根本没保障。如果是四人一同前来,他们三人一组显然是没能力再搞什么伏击的。

    “这样的话,只能弄清楚银月下线的地方,等他上线再伏击了。”胶水说。

    “只能这样了。”另三人组中的稻香牧回答。

    “那一边留一个人守着就行了。”胶水说。

    “嗯,你们那边就叫林木守着,你和燃衣赶紧练级去吧!”

    “我们出不去……”胶水无奈。

    “怎么?”

    “千里一醉在呢!”

    “他不是下了吗?”

    “现在又上来了。”

    “我艹,贱不贱啊!”稻香牧都替胶水他们感到郁闷。

    “行了,你不用管我们了,你们安排好你们那边吧!”胶水说。

    “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飞问。

    三人依然不答,顾飞此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模样,三人看在眼里觉得真是爽呆了。

    “不说?”顾飞再次确认。

    三人得意地笑,就是不开口。

    “好吧,不管怎么说,收拾银月还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我就不打搅你们了。”顾飞说完这句话后竟然转身就离开了安全区。三人很是诧异,几乎是紧跟着他的屁股追到了门口,大门三人是不敢迈出半步,就这么看着顾飞朝他们挥了挥手后,消失在了街道。

    “这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三人面面相觑,一边把这事告诉其他兄弟,所有人陷入茫然。

    “这帮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此时顾飞其实也在茫然,他完全搞不清红尘一笑银月剑南悠他们这三伙人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哪呢?”顾飞想着突然给红尘一笑去了条消息。

    叶小五内伤。对于顾飞这种奔放的直来直去他实在是适应不了。这家伙难道就不能意识到双方现在是敌人吗?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拉家常的口气来说话。

    而他自己就很有一个身为敌手的素质,对于顾飞的消息完全不予理会。

    哪边都不愿意搭理顾飞,顾飞觉得这帮人真是没劲透了。

    “大侠,您怎么还在呢?”顾飞先前下线属于他一贯的正常表现,但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又摸了上来,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公子精英团的几位老熟人按耐不住好奇,情报狂佑哥已经急吼吼地采访起来了。

    “放假了。”顾飞言简意赅。

    “哦!”众人理解。

    “现在干嘛呢?”大家很好奇这家伙有了大把的时间后会怎样,如果他也通宵通宵的练级,五小强之名恐怕真要出现一次硬姓更新了。到目前为止,自从五小强之名出现在游戏圈内后,位置就极其稳固,更替全部是发生在有人掉级以后,尚没有发生过通过经验的提升硬姓超越挤掉五人之一的情况。

    结果顾飞的答案自然引起五人一阵腹诽。拥有傲人的身手和变态的装备,咋就不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呢?没完没了和那几个小土匪纠缠啥呢?这些高手自然就是剑南悠很了解的那种精英玩家思路:路见不过一声吼的事,一次两次还行,专业地吼,天天地吼,他们是绝对不会的,大家是来玩游戏的,不是来玩剑南悠的。

    但顾飞就让大家搞不清楚到底是来玩游戏还是来玩人的。游戏了这么久,他做过多少游戏的任务?各职业的技能他现在能全说上来不?游戏中各种伤害防御换算的公式他了解不?我们其实非常鄙视他他知道不?

    网游精英代表在频道里激烈地讨论着,丝毫不计较这些全能被另一边的顾飞看到。

    “咳!”顾飞咳了声,证明了一下自己的存在。

    “大侠,剑南悠他们都快被你折腾的半身不遂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连佑哥他们都开始替顾飞思考这个问题了。

    “他们这种行径,举报了有人管吗?”顾飞也期望有个正规的途径解决,他也不想整天和这几个家伙耗来耗去。七个人一半连40级不到,见了自己表面凶悍,真动起手来腿都是软的,和他们pk是没有乐趣的,顾飞现在只是单纯地在替自己的道德观买单了。

    “有个屁人管。”佑哥提起这事就有火,“连公司内部的人跑进来游戏,举报了说去查,到现在也没个回音!”

    “你是说红尘一笑?”顾飞问。

    “嗯!”

    “这家伙说要对付我,怎么也没点行动的,和他发消息也不见回的。”顾飞也谴责。

    五人无语,心说你贱不贱啊!

    “这家伙真是没救了!”佑哥对身边其他四人感慨。由于身处异地,加上前段时间遭受叶小五一伙人的频繁算计,公子精英团的五人此时却是聚在一起练级,之前那些议论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口头解决,在频道里说那就是要显示给顾飞看的。作为传统玩家,他们实在看不下去顾飞这么新潮这么非主流的玩法了。

    “他那身手,那装备,就算和普通玩家差几个等级其实也真没什么影响。”韩家公子说。

    “那我们废话这么多干啥?”佑哥茫然。

    “你傻呀!如果他能过来一起的话咱练级得多效率?你看看那废物,靠,又迷路了!”韩家公子指着的正是御天神鸣,刚去追个怪跑远了点,东南西北又分不清了,和队伍背道而驰。

    佑哥抹了把汗,感情这家伙只是想把顾飞诱惑过来当苦力,果然不该把他想得那么纯良。不说如果真有顾飞在此坐阵的话……佑哥幻想了一下也觉得激动,一时间也觉得剑鬼他们哥三实在有些不够看。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顾飞在出了弓手靶场后其实并没有真的想离开。他依然要守,只是非要面对面蹲到胶水他们面前,这种守法未免有些太傻气,守在暗处才能看清事态的发展。出了复活点后,顾飞在最近的一条交易街上找厨子玩家买了点吃的当零食,又跑酒馆打了点酒当饮料,在弓手靶场附近走了一圈后,选了个不错的地方,就此安下身来吃着喝着,书看着,一边时不时瞄两眼那边的动静,顾飞倒也没亏待自己。

    约摸到了凌晨两点,没有发生任何情况,却突然收到一条意外的消息。

    “老师,还在呢!”

    顾飞吓一跳,连忙一看名字,竟然是自己那票学生。这帮家伙好容易盼到寒假,玩起来自然比顾飞还在狂野,顾飞扯出好友栏子进了学生分组,24个人,此时亮着20个。

    汗!顾飞抹了一把,没来及回复呢,消息又来:“老师,开下交友。”

    顾飞一边回复“嗯”一边开了交友,瞬间连收六条系统消息,六个人把顾飞加为好友,接着就是叽叽渣渣的问候,说着自己是谁谁谁。

    顾飞就一个体育老师,学生认得很不全面,名字个个都觉得半生不熟。反加这六人,扔进学生分组,顺便看了一下这新加六人的资料,有的连10级都不到,想必是为了迎合寒假才刚刚投身进来的。

    寒假之前当然就是考试,为了准备考试这些学生仔已经有段时间没上来游戏了。积蓄了许久,此时热情非常,20来人个个都和顾飞私聊,顾飞处于崩溃边缘。

    “老师在哪呢?好久没看到你了!”

    “老师我们刚进游戏,来教我们吧!”

    “老师听说你是超级高手,来表演一下吧!”

    “老师我在论坛看到你的暗夜流光剑,好牛啊!”

    “老师……”

    “老师……”

    “老师听说你在白石城?我们准备也过来。”最后顾飞看到这样一条消息,一看正是阿发那个出卖自己的混蛋。

    “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消息实在不能面面俱到,顾飞只好挑几个回复了。

    “论坛上看到的啊!老师那么好的装备,你怎么卖掉了啊?”阿发八卦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