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九十一章 是深是浅

第五百九十一章 是深是浅2017-11-10 16:34:25Ctrl+D 收藏本站

    “年龄不大,装备很差是什么意思?”剑南悠很不解云中暮派这么一支先遣部队过来是什么意思,恶心人吗?

    “不知道啊……看着就是一群小孩,装备不用鉴定我就知道是垃圾。”黑水说。作为资深打劫党当然是对装备很有研究的。

    “云中暮他们什么举动?”剑南悠问。

    “我逃开了,看他们似乎没有要追击的意思。”黑水说。

    云中暮他们的确并不打算深究,在月夜城这边热土上他们的仇家数以万计,有个潜行的盗贼摸到身边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能逮着就杀,逮不着也就这么算了,个个都计较的话这曰子就不用过了。

    所以在看到黑水飞一般地逃离后,云中暮带着众弟兄也就收队了。这突然出现的一个小毛贼对于他的游戏生涯来说连个插曲都算不上,他此时还在对那帮叫自己“叔叔”的臭小子们耿耿于怀,尤其是胡子比自己还长的那位。

    “我现在继续注意云中暮还是盯着这帮小子?”黑水向剑南悠请示。

    “那帮小子真这么差?不会是故意穿一身垃圾掩饰?”剑南悠说。

    “真这么差!我说出来都怕你不信,那26人里有几个连10级都不到。”黑水说。

    “10级都不到?”剑南悠越来越觉得这事玄乎。10级玩家最大的优势就是受pk保护,当然他们也是pk不了别人,难道说这个规则中出现了什么漏洞将被人利用了吗?

    “跟哪边啊?我快看不到人了。”黑水焦急,现在云中暮一行和学生娃南辕北辙,两伙人眼看都要消失在视野内了。

    “继续注意云中暮他们吧,这帮小子就交给我们这边应付好了。”剑南悠说。

    “明白。”黑水应了声,追着云中暮他们离开的方向去了。知道这帮家伙拥有反潜行,黑水不敢再离太近,换了一身装备后,准备装作一个练级的普通玩家,将他们收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即可。

    “千里一醉现在什么情况?”剑南悠又在询问胶水他们。

    “离开复活点后一直再没现身。”胶水回答。

    “哦……”

    “大南,现在什么情况?”胶水他们也一直惦记这事,这三小时过得一点都不踏实。

    “黑水在月夜城那边看到云中暮派了一队人到白石城来,但很奇怪这队人等级装备都很差,连10级不到的都有。”剑南悠也没隐瞒。

    “这是咋回事?”

    “还不清楚,大家有什么看法没?”

    一片沉默,没人敢轻下断言。

    “那就先试试这帮人的深浅再下决定吧!”剑南悠说。

    “大南!!”众人惊恐,这万一水太深,一票人不是又要有去无回了?

    “豁出去了!老子再买一张传送卷轴!”剑南悠咬牙。

    “拍卖行你不方便去吧?”胶水说。

    “嗯,谁方便去一下?传送卷轴还有,我之前买时有看到。”剑南悠说。

    “那就我去吧!”无敌幸运星自告奋勇。目前形势也就还剩下他了。胶水三人被千里一醉守在复活点里不敢动,稻香牧还要在盗贼工会那边等银月,除了他没人有空。

    “快去吧!我在南城门等你。”剑南悠说,南城门是从月夜城过来后进城的方向。

    “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胶水征询火燃衣和林木森森的意见。

    “千里一醉还在外面呢吧?”火燃衣朝大门外探了探脖子,此时夜太深,街上人更少,却依然不见千里一醉的人影。火燃衣突然觉得那张讨厌的笑脸还是就那么出现在面前的好,总比现在没着没落的强。

    “要不我去吧,我的速度和他不相上下,就算碰着我也可以脱身。”胶水说。

    “他可会瞬间移动。”火燃衣提醒。

    “瞬间移动也有距离的嘛,你看门外十米有他的身影吗?”胶水说。

    “没有。”

    “所以我出门就跑,他就算看到又能怎么样?”胶水说。

    火燃衣和林木森森点头,不过他俩没这速度也就不参与这活动了。两人郑重其事地把胶水送到复活点门口,胶水也是凝重地一点头,刺溜一下就跑出去了。

    远端某房顶上的顾飞,面对所发生的这些只是抬了抬眼皮,看到并不是银月出现后就根本没当回事。脑袋反倒朝另一个方向伸了伸:“好了没有啊?”

    “马上!”房檐下一个玩家正支着火架考着肉串。烧烤这项事业可不单是临水城才有,只不过那边踩着沙滩听着海浪看着人群更有情趣一些。但其实像这样在街边摆出的小摊才更接近真实的生活。顾飞之前又一次从复活点过来时,意外发现这边墙角就有个卖食品的厨子玩家,而且是现烤现卖,当即狠狠地光顾了他一下。

    “这样的生活真不错。”顾飞一手捧着书,一手接过新鲜出炉的肉串,一边还给阿发他们发着消息:“怎么样啊,到哪了?”

    “好远啊……”学生们哀号一片,通宵游戏全用来赶路了,头半程图新鲜还算好,后半程个个都想死。百分之八十的人已经在后悔要玩搬迁这么无聊,此时的精力大半都用在了追查想出这个鬼主意的凶手身上了。

    “加油,就快到了。”顾飞根本不知道学生们到哪了,胡乱安慰着。

    “加油,老师说就快到了。”阿发也是个没谱的,随口的安慰也拿过来一本正经地向大家传达。

    月夜城到白石城的道路笔直平坦,比之云端城到月夜城要短上不少。约摸两个小时,学生们的视线内终于发现了宏伟的白石主城,激动得热泪盈眶。

    而此时将近七点,是通宵一族们的法定下线时间,玩家相继从各个练级区钻出,朝主城方向走着,一时间竟然出现了一派短暂的热闹。南门外的一片杂草丛中,剑南悠胶水和无敌幸运星三人伏身其中,紧张注视着过往的玩家。

    “是这帮吗?”

    “是这帮吗?”

    “26个人,数清楚再说行不行。”剑南悠郁闷。

    “人一团一团的,谁知道谁和谁是不是一起的啊!”胶水郁闷。

    “会从大路上过来吧!”剑南悠说。

    “那就是这帮了。”胶水随意地指点着大路上东倒西歪过来的一行人,头前一个法师肩上还扛着一面旗。

    “1234……”剑南悠很仔细地数着。

    “26!就是他们!”数清楚的同一时间剑南悠缩了下身子,又检查了一遍三人隐藏得是否够隐蔽。而胶水和无敌幸运星也已经在仔细观察,研究这帮被千里一醉邀请,云中暮亲送的队伍是何方神圣。

    “我的娘诶,这身装备,我可以称呼他们是原始人吗?”胶水先惊叹。

    “鉴定术……我看是没必要了。”无敌幸运星说。和黑水一样,这些装备他们一看外型就已经知道是什么。

    “那法师旗上写了个什么?‘三’?什么意思?”胶水看到了阿发扛的“三”字旗。

    剑南悠和无敌幸运星挠头。

    “而且让一个法师做这种事,你们不觉得古怪吗?就算不是战士来扛,也不至于要法师来吧?”胶水说。

    “嗯,是有些不正常。”三人看得真切,对方26人队伍里可是什么职业都有的。

    “难道这个法师和千里一醉一样,也是另类的加点?”胶水大胆想象。

    “千里一醉敏捷,他加的是力量?”无敌幸运星说。

    “不然怎么解释由一个法师来干力气活?”胶水说。

    “力量法师吗?”无敌幸运星嘀咕着。有了千里一醉这个开山怪,他们可不敢随便说不加智力和精神的法师就是垃圾……“汗,真有不到10级的啊,那个家伙才7级。”对方进了鉴定术范围后胶水还是忍不住甩了个鉴定术出去,结果一下就开中了大奖,甩中了一个7级小盗贼。一身装备都没配齐,穿着衣服没腰带,戴着帽子没有鞋子。

    “也很古怪不是吗?就算是新进游戏的,既然有这么多同伴,不至于一身装备都凑不齐吧?而且平行世界装备无等级限制,就算是0级玩家,装备未必就会差。”无敌幸运星说。这事也是经验之谈,他们就曾见过一个9级玩家拿着一件极品武器招摇过街,惹来一堆打劫党红眼兔子一样一路尾行,但这家伙就是迟迟不去练级,带着pk保护的光环把打劫党们馋得够呛。最后没等他完成升级大业,打劫党这边起了内哄死伤大片。就是这件事让剑南悠觉得打野草有些不靠谱,这才走上了现在这条接受客户有的放矢的雇佣之路。

    “你的意思,他们是在扮猪吃老虎?”胶水说。

    “没准,你看他们这傻样,是不是很有上去欺负一下的冲动?”无敌幸运星说。

    “难道是同行?”胶水说。打劫行业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有些打劫党会利用自身拥有的极品装备来引诱其实打劫党上钩,然后进行反打劫。这种事多发生在一个团队刚刚完成打劫事业胜利返航时,此时身上又有货物,又有pk值,极具打劫价值。而如果这个时候在你返航的路上发现一个呆头呆脑揣着极品家伙单练的玩家,作为一个有素质有责任心的打劫党,势必要产生顺手牵一下羊的念头,而悲剧往往就在这一念之间酿成了。

    这种打劫方式属于搂一把就走的类型,不会盯准目标纠缠不休,成败就在一局之间。所以作案的家伙们经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流动犯罪,四下剥削打劫党的辛勤劳动,是属于让打劫党都十分唾弃的打劫党。

    而眼前这帮小子,虽然没有显露出什么极品装备,但一脸窝囊却极其引诱价值,保不齐又是什么打劫新思路。打劫党也需要求生存,谋发展啊!没有新思路怎么行。

    “大南,你觉得呢?”胶水和无敌幸运星嘀咕来嘀咕去,剑南悠却是一言未发,眼看着这一行26人已经从三人的正前方大步走了过去。

    剑南悠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朝某个方向呶了呶嘴,示意两人注意那边。

    两人朝那边望去,看到的是另外一伙玩家,约摸十多人,流里流气不三不四,此时正对着这26人众指指点点。只不过他们可没像剑南悠他们一样是暗藏在草丛中,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路边对26人嘲笑着。

    三人对望了一眼,这种以欺负他人为乐的家伙永远不会少,网游里尤其会多。这个时候来这么一票人真是天赐试金石。这26人众到底是深是浅看来就要见真章了。

    三人激动,眼也不眨地望着这帮人的举动。他们会有什么反应,会换装备吗?那几个十级以下的在pk中有什么妙用吗?这个问题剑南悠尤其关心。

    “喂,喂,喂,喂……”这人喂不是在喊人,是发自胶水的惊叹词。这二十六人面对那伙已经堵上路上向嘲讽挑衅他们的家伙,居然完全没有发作,反而是在绕着道走。

    “不是吧!这么有涵养,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胶水惊叹,这些明明是些半大的孩子,不是说现在的孩子仗着熟读《未成年人保护法》,极具法律意识,极其横行无忌吗?媒体尽胡说八道。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那帮不三不四的家伙竟然躲都躲不过去,看到二十六人绕道,居然还追上去搔扰,队里的弓箭手更是发着追踪矢调戏二十六人中的小女生。

    “太离谱了,这还能忍。”胶水目瞪口呆。

    答案很明显是不能,二十六人个个怒目而视大声斥责。无敌幸运星也跟着激动了,几乎要从草丛里跳出来了:“力量法师要出手了!呃,虽然是偷袭。”

    只见那个扛旗法师悄然收起大旗摸到斜侧,乘人不备突然抽出一根法杖举起,“天降火轮”加“火树千重焰”的天地组合瞬间被召唤出来,分毫不差地砸在了那帮家伙身上。

    再看中了法术的家伙,却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一名战士踩着火海大步迎上,双手握着巨剑抡出……“人呢?”无敌幸运星问。

    “好像被打飞了……”胶水怀念他的鹰眼,如果鹰眼还在的话,一定可以看到飞哪去了。

    “什么情况?”无敌幸运星茫然。

    “还什么情况,菜鸟一堆。”剑南悠没好气。

    “呃,偷袭的还是很成功的,起码那些人都没察觉不是吗……”无敌幸运星说。

    而这偷袭显然成为了导火索,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双方已经大打出手。只顷刻间26众就已经变成了23众。剑南悠没有看到什么“pk保护”的妙用,那几个10级以下的玩家像是局外人一样被丢在战局外,只能挥舞着手中乱七八糟的东西高声呐喊咒骂。

    而余下战斗着的家伙明显不是敌手,上来就被人打得七零八落,只是没有人退缩,大家很有意识地维护着队中的几个小女生。

    “艹,看不下去了。”胶水说。

    “嗯!”剑南悠已经拔剑了,无敌幸运星开始给三人施加祝福。

    胶水跳出草丛,一边弯弓一边清了清嗓子准备讲话。

    “靠,卧倒!”剑南悠突然跳起,一把把胶水按翻回了草丛。

    “我艹,怎么了?”剑南悠用力甚猛,胶水的脑袋快被他塞到泥里去了,奋力挣扎着仰起头来,就看外面一个火环已经从天而降,那帮未及冲进战团的家伙立刻消失了一半。跟着一个黑色人影突然就闪现到了他们阵中,火光虎虎地闪了两道,另一半也烟消云散了。

    混战中的人都怔住了,但此人丝毫没有留手,冲入混乱的战局把这些个人逐一挑选出来准确地杀掉。短短不到一分钟,方才耀武扬威的十多人团队已经只剩下区区三人,三人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抱着脑袋四下逃窜。

    结果却也未能幸免,一个被授予了一枚闪电,另一个被一颗小火球追到,第三人很荣幸,是被本人亲自追到,而本人这个时候显然是法力已经用尽,于是拳打脚踢。那拳拳到肉的“砰砰”声是真正的刻骨铭心,仅存的家伙被揍得东倒西歪。剑南悠他们三个也是越缩越低,胶水眼看着就快重新把头塞回泥里了。

    “不愧是千里一醉……”无敌幸运星脸色煞白。

    “嘘!”胶水头藏在泥里说。

    最后一个幸存者终于也被活活打死,那帮菜鸟团团围了上去,像见着了亲人一般,有笑的有哭的,还有对着已经连尸体都没有的敌人咒骂的。

    “老师你骗人,月夜城的大叔很善良,这里的人太坏了。”有学生哭道。

    “月夜城的大叔?”顾飞茫然,心下一想不会是说云中暮吧?善良?我……顾飞差点在学生面前爆粗口。

    “走吧走吧,先进城。”顾飞说。

    “大帅,小伍,还有班长被杀回城了。”有学生说。

    “没事没事,回头搞张卷轴直接传送过来。”顾飞说。

    “那为什么早点不传送我们?”学生问。

    “哪有那么多钱!”顾飞怒,这帮学生,一天就想着占自己便宜。

    顾飞领着学生们进了城,半晌后,剑南悠三个才从草丛中露出脑袋。

    “哎哟我艹,人呢?怎么不等我啊?”突然传来一声,吓得三人又缩了回去,偷偷露头一看,先前那个搞偷袭的法师正捂着腰从一边草丛中趴了出来。剑南悠三人一起望天翻起了白眼。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