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零六章 余事未了

第六百零六章 余事未了2017-11-10 16:34:43Ctrl+D 收藏本站

    四分而已,几乎是转逝即过。剑南悠他们并不知道准确时间,此时还在死盯着队伍,而顾飞看过时间后,却已经确认这次拍卖交易彻底画上了句点,如果说剑南悠他们的监视无误的话,这个理想的法杖竟然是有人买而没人取吗?

    顾飞疑惑着望向七人,七人注意到顾飞的眼神,也开始诧异。

    “结束了?”剑南悠问。

    顾飞点头。

    “怎么会?”七人里有六人失声。

    顾飞也不明白,只能耸了耸肩。

    七人面面相觑。这段时间,他们的主要精力全盘奉献在了这理想的法杖上,但这么一个结局实在太悲催。好比打了一下午麻将,赢得自然兴高采烈,输的会感到郁闷,甚至立下决心下要报仇血恨。而没输没赢的人,恐怕才是最没存在感,最容易觉得无趣的人。

    “我们的监视,前前后后也出现过几次中断……”剑南悠反醒着。买了法杖却不来取,这实在让人无法相信,所以剑南悠认定到底还是当中的哪个时候出了岔子。

    “也或者对方有什么法子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取走?”胶水猜测。

    剑南悠茫然地摇了摇头,他实在也拿不定主意了。长久的付出,却连个水花都没能激起,这种结局有时候是会致命的。

    顾飞虽然完全不认同他们的行为,但看他们此时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模样却也挺同情。顾飞发现这伙人或许也和席小天一样,虽然做得不是什么干净的事,但至少那份坚持,那份认真还是值得承认的。

    “这件事大家就不要再介怀了。我们准备成立一个工作室,一起加入我们吧!从此也不用再遭这份罪了。”顾飞这次算是正式发出了邀请,语气挺真诚。

    “谢谢!”剑南悠代表七人点了头:“不过,我们手头还有些事没有了。”

    “你们还要继续?”顾飞有点不满。

    “收了人钱,却没办成事,我们总得要有个交待。”剑南悠说。

    “买法杖的人是银月吧?”顾飞问,这事他们早有推断。

    “嗯!”事到如今剑南悠也不隐瞒。

    “你准备怎么做?”顾飞问。

    “按我们的规矩,任务没完成,返还双倍定金。”剑南悠叹气。

    “那个不厚道的家伙理他做什么?钱留着零花呗!”顾飞说。

    剑南悠七人诧异地望着顾飞,心想这家伙原来也这么不厚道。其实这是双方的想法和立场不同,剑南悠等人是从买卖角度考虑这事的,诚信是他们这一行非常重要的一项指标,试想没有诚信如何让人信服地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就交了定金让你去做事?所以虽然知道银月是渣,虽然一样很讨厌此人,甚至想过埋伏着拿他出出气,但任务不成,就赔双倍,这已经是剑南悠他们在买卖过程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念头,并不因对方是银月就特殊对待,这也算是为大局着想。

    “咳……这样不好吧!”所以虽然顾飞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七人却有些不适应。

    “前些天你们不是还准备伏击银月的吗,那又是怎么回事?”这问题顾飞琢磨过,想不通,现在和剑南悠关系走向紧密,终于有机会直接问了。

    “咳……也没啥事。”剑南悠脸露尴尬,其他六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伏击银月是因为收拾不了顾飞所以进行的迁怒行为,这让几人如何好意思开口。

    “杀成了吗?”顾飞又问。

    “没有,我们多多少少也留意了一天,没发现那家伙的下落。”胶水说。

    “真可惜。”顾飞遗憾,遗憾完又是精神一振:“但你们现在要赔钱,是不是需要约他出来一见?”

    “呃……一般来说任务不成,我们会约客户出来当面致歉并赔钱。”剑南悠说。

    “嗯,就像对诡瞳那样。”顾飞点头。

    七人又尴尬地垂下了头,心想顾飞是不是故意提起这些让他们难堪的。但看顾飞脸色如常,完全是普通聊天说话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有这种心思,七人心想可能是自己阴暗了,于是一个个又平复过来。

    “听你这意思,对银月你们不准备这样了?”顾飞问。

    “是啊!那家伙我懒得和他见面了,写封信捎着钱寄他就完了。”剑南悠说。

    “干脆借这机会邀他见面,乘机把他拿下啊!”顾飞说。

    这个建议七人都不介意,尤其火燃衣还在旁极力撺掇。一直是被千里一醉砍,他现在想体验一下和千里一醉一起砍人是何样的感觉。

    “好吧,胶水你和银月联系下。我之前都把他删了,现在主动又凑上去,那家伙可能会起疑。”剑南悠思虑依然周密,顾飞在旁感叹,剑南悠的游戏水平在普通游戏玩家中可算顶级了,而且搞阴谋诡异也是一把好手,的确也是个人才。

    “兄弟,理想的法杖任务我们失败了,不好意思,什么时候有空咱碰个面,定金双倍奉还。”胶水也如平时一样发了这么一条消息。

    “这样啊……见面就算了吧,直接寄钱给我好了,双倍也不必了,咱什么关系,你们要是不太方便的话,定金你们也先拿着零用,就当是我的预付款吧!咱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合作的嘛!哈哈。”银月打着哈哈,保持了他一贯的圆滑。虽然眼下发生的正是他当初所热切盼望的结局,但他最终却还是没有如当初想的一样狠收4000金币的赔偿,此时他需要的其实并不是这些。

    这回复让胶水大感意外,连忙对剑南悠等人一说。

    “这家伙……”剑南悠倒吸了口凉气。银月是渣,但也渣的挺可怕的。至少不把几千金的得失放在眼里,说明这家伙眼界还是挺高的。眼下这是想卖剑南悠他们一个好,把双方的关系修复修复。预付款一说更是高明,说得恶心点,这是想在双方之间整点羁绊出来。如果只是免去什么双倍,那么剑南悠他们可能只会记得他一时的好,但这两千金以这样的形式送出,剑南悠他们只要用到时就总会念一回他的好。更无耻的是,这家伙半开玩笑的口气说这是什么预付款,那这笔钱到底算不算白给,主动权还是在他手中。结果算下来银月这家伙一分钱没浪费,却让剑南悠他们最大程度地念着他的好,真是渣中极品。

    如果是普通时候,银月这一手很有可能就得逞,只可惜现在他实在已经渣出了名气,况且剑南悠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此时黑了个脸对胶水说:“马上把钱还他,还双倍,和真人真是不想再打交道了。”

    同时又转向顾飞道:“银月现在的处境肯定很有戒心,约他碰面这种事我想他不太可能答应。”

    顾飞点了点头:“说得也是,那就以后再说吧!”

    “呃……那现在呢?”剑南悠问。

    “你们手头没事了吧?”顾飞问。

    “没了,啥时候路过邮箱随便给银月把钱丢去就成了。”剑南悠说着,又是“路过”又是“随便”又是“丢”,姿态上对银月已是蔑视到极点了。

    “那现在跟我去荒野营地吧,大家一块合计合计。”顾飞说。

    “好!”剑南悠点头,七人跟着顾飞一起出了拍卖行朝城外走去。此时几人对顾飞的信任还不能说达到100份,先后有几人私聊着剑南悠分析顾飞是不是别有什么用心。

    剑南悠此时却已经懒得再多想了,实在是劳心劳力了这么久,实在也想有个轻松的时候,随口和几人应付着,望着头前带道的顾飞,心里也是挺忐忑。

    而顾飞这时已经通知公子精英团的几人自己说服成功,剑南悠七人答应入伙。

    “有两下子。”韩家公子随口表示。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则还是有点不爽。御天神鸣就是小孩子的别扭脾气,战无伤嘛则是因为剑南悠原本是战士排名中骑在他头上的,虽然现在下来了,但战无伤依然对他有点情绪。而剑鬼则什么也没说,佑哥却是大为欣慰,他和剑南悠原本还是朋友来着,闹成这局面也挺尴尬的,现在居然还有重归于好的可能,佑哥是最支持的一个。

    荒野营地繁华的景象让剑南悠七人目瞪口呆,这帮家伙最近已经快成拍卖行里的宅男了,白石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知道。

    目瞪口呆地走了一截,看着身边的情况,剑南悠渐渐已经皱起了眉:“情况好像挺复杂的嘛?”

    “没错,你看,那边9527石那里是我们的场子,其他这些啊,都是之前从我们这边学了以后,他们也开始像我们一样教人赚钱。而且价钱更要低过我们一头,我刚离开那会我们那边完全没有生意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好了些。”顾飞此时朝9527石望去,可以看到那边还是聚集着一些玩家。

    “我不是指这个。”剑南悠摇了摇头后说:“你看,荒野营地上现在根本是人口大爆炸,绝对的玩家比怪多。我看现在好多玩家似乎是打怪手法还生疏,而且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在学习中,他们数百人共用着一个怪,所以勉强维系着平衡。但随着更多的玩家前来学习,更多的玩家学会,效率打怪法的效率真正得到体现的时候,你想想这里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抢怪?”顾飞说。

    “没错,而且是非常激烈地抢怪。”剑南悠说,“我打个比方,现在荒野营地就相当于新开放的一片双倍经验练级区,所以理论上说全世界的玩家都会来这里哄抢。”

    “好像是很麻烦。”顾飞喃喃道,如果真这样发展下去,荒野营地显然将成为远超月夜城的超级pk乐园。

    “如果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的话,咱们开发新怪的速率一定要科学地控制节奏。咱好比就在不断地开放新的双倍三倍练级区,一鼓脑地一次就全推出来,咱们的利益得不到保证,但要是死板的三天一推或是几天一推那都不太好,应该关注练级区的人数,这才是重要指标。”

    顾飞一听,这倒是和韩家公子一开始提出的那些计划极其接近。于是顺口问道:“你觉得人数多少为好呢?”

    “这个……一时说不上,还要算一算,看一看。”剑南悠说。

    看来还是有点差距。顾飞想,韩家公子当时直接就说了五倍饱和的数字。虽然不知道他这个五倍是怎么估算出的。

    说话间几人也已经到了9527石下,剑南悠七人的心在此时提到了顶点。如果说顾飞他们有什么阴谋的话,这时候应该就会实施了吧?

    而此时9527石上在担任老师的竟然不是百世经纶,而是佑哥。教得是无敏捷长兵器打法,比起顾飞和百世经纶身手稍显稚嫩,但也是十分娴熟了,那些盗版老师基本也就这个水平,有的还不如佑哥。

    看到剑南悠等人,佑哥含笑友好地打了个招呼。韩家公子那帮家伙却没怎么理会,这也不算是仇视,这帮自居高手的家伙向来臭屁,就是顾飞当初也没被御天神鸣放在眼里,其他人也都是因为剑鬼的极力推荐才把他当诚仁看的。此时面对剑南悠这样的手下败将,这些家伙又哪会客客气气地过来主动招呼?这里可没一个是善男信女。

    倒是百世经纶,看到后立刻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剑南悠七人看到百世经纶也在,心中更是一跳。

    百世经纶两步过来,开口就道:“那杀剑南悠的那买卖还算数吗?”

    七人一听当场调头就想跑了,却听到顾飞没好气地说:“算什么呀算,不算了。”

    七人也就刚转了个身,还没迈步,听到顾飞如此说,又个个惊疑不定地转过身来。却看到百世经纶愁容满面地道:“这个……雇主可没发话,你说了算吗?”

    剑南悠等人心惊肉跳地问:“雇主是谁啊?”

    百世经纶很有职业道德地没开口,顾飞不是这职业,没道德,立即开口把细腰舞卖了:“细腰舞。”

    “哦……”剑南悠表示了理解。毕竟他对人有过踩胸并灭一级的行为。

    “啧,那姑娘面前怎么解释,有点棘手。”顾飞挠头。

    “我向她道歉,再被她灭一级,能行不?”剑南悠问。

    顾飞诧异:“你愿意啊?”

    “这有什么?”剑南悠没当回事。

    同是高手,剑南悠和剑鬼他们有着非常本质的区别,一些传说中的高手的自尊一类的玩艺,在剑南悠身上是没有的。或者说不是没有,而是剑南悠根本没把自己当成是什么高手。他所注重的不是这些,他只是想找一个最好的手段用游戏来赚钱,打劫,这需要等级装备和技术,所以他成了游戏五小强之一,拥有了良好的装备和技术。而现在他所要从事的事完全不需要这些东西,于是等级立刻被他当成了浮云。

    “你这个态度的话,或许她反而会对你没兴趣……”顾飞想了一下他所认识的细腰舞,如果剑南悠这是这种不抵抗姿态的话,或许她会觉得没劲而不屑动手。

    “你不会故意这个态度吧?”顾飞忽然道,显然他意识到剑南悠也是很有心计的家伙。

    “你心理也不怎么阳光!”剑南悠抹汗。

    “得了,我叫她来吧,你们自己解决。”顾飞说。

    “好。”剑南悠点头。

    “细腰舞说没说要对付我们?”其他六人问。

    “不太清楚。”顾飞说。

    “那我们也等着吧!”六人站到了剑南悠身边,一付兄弟齐心的模样,葫芦娃极了。

    “细啊!”顾飞开始呼叫:“还准备砍剑南悠吗?”

    “废话!”

    “那快过来吧!”顾飞说,“荒野营地9527石。”

    “你抓到他了。够兄弟啊!!!”细腰舞大喜。

    “呃,不是,我们准备有点事要和他合作,所以准备你俩的事先处理一下。”顾飞还是很诚实的。

    “我靠,你出卖人格,你堕落了!!!”细腰舞大喊。

    “快来吧……”顾飞不想多说什么。

    细腰舞绝对是平行世界里跑得最快的人,和顾飞发过消息后没多久,她火红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范围内,韩家公子端着望远镜看了看后说:“来了。”

    剑南悠七人众的眼睛死死落在了韩家公子手中的事物上,颤抖着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韩家公子微微一笑:“望远镜。”说完还特意望向了胶水:“比鹰眼更远更清晰。”

    七人一人吐了一口血,为什么举动好像都被人看在眼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身后没有人,却还是被跟踪;好些盘绕在心里许久的迷题终于揭晓了,竟然是因为一架望远镜。

    七人忍不住又一人吐了一口血。

    “游戏里可以有这种东西吗?”

    “你哪里搞来的?”

    “借的。”

    微笑的继续微笑,吐血的继续吐血。

    细腰舞转眼已到跟前,七人连忙收拾着他们那副惨样。他们是准备慷慨就义的,这个状态太难看了。

    结果细腰舞过来后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而是先戳着顾飞的鼻子在吼:“为什么要和他们合作,是什么勾当,是不是好玩的事?为什么不先通知老娘?”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