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零七章 不公平竞赛

第六百零七章 不公平竞赛2017-11-10 16:34:44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连退了两步,摸着鼻子,苦笑着说:“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你不会有兴趣的。”

    “你怎么知道?是什么事?”细腰舞依然气势汹汹。

    “赚钱。”顾飞说。

    “呃……”细腰舞一怔,的确,顾飞说了一个她最不敢兴趣的事。职业玩家工作室能通过游戏捞取不少金钱这是不假,但这并不是啥很厉害的赚钱手段,在游戏里打打金卖卖装备就能赶超比尔盖茨的话就太梦幻了,要知道游戏的本身其实就是另一帮人赚钱的手段,绝不是帮助人民早一步实现共同富裕的科技武器。那是游戏里玩家赚钱都比他们经营游戏的赚钱快,这未免太悲剧。

    所以如细腰舞这种能在游戏里一掷千金的主,那完全就是花钱找乐子来的,生活里肯定有更加有效的来钱手段帮她维系收支平衡,大可不必在游戏里还浪费时间花钱。连剑鬼他们这些人都不想在赚钱上多费时间,细腰舞这么一个不差钱的主儿当然更没必要了。

    众人看到细腰舞突然不吭声了,心底都是好生羡慕的。可以不用为钱而发愁,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大家还这幻想呢,突然就见细腰舞华丽大转身,怒目瞪向了剑南悠:“小子,受死吧!!”

    剑南悠胸膛一挺坦然面对,双手飞舞麻利地脱去了全身装备,在游戏玩家的眼里此时的剑南悠已经形同一个光腚裸奔男。

    细腰舞顿时目瞪口呆,扑过来准备狠狠捅下去的一刀硬生生地停了下来,嘴里问着,却是望向顾飞,等他给个解释。

    顾飞只好又苦笑:“他说为表歉意,不抵抗让你杀一次。”

    “还带脱光了的,也太没诚意了吧!”细腰舞怒吼。

    剑南悠连忙解释:“我只是想让你杀起来快一点。”

    剑鬼他们却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剑南悠在领死前脱光装备了,御天神鸣这时候就吹起了口哨进行揭短:“难道不是怕装备被爆吗?”

    结果剑南悠却是微微一笑:“一般情况是怕的,但今天情况特殊,在场的都是自己人了,装备爆不爆的好像已经不用在意。”

    众人一想还真是这样,剑南悠和他们合作已成定局,现在他就算真掉了装备,谁捡了也会还给他,不然以后怎么还好意思一起共事。

    “所以真的只是想让你杀快一点。”剑南悠对细腰舞说。

    “好!”细腰舞点头,“想不抵抗死一次是吧!那你如你所愿,下次再杀,你总会还手了吧?”

    剑南悠一怔:“为什么还有下次?”

    顾飞却又在一旁苦笑,自己倒是把细腰舞想简单了,以为剑南悠这种姿态可能会让细腰舞反而下不去手。想不到她非旦可以下手,而且会把这次下手当作不算数,然后重新找机会再来一次。

    不光剑南悠,他身边的胶水火燃衣等兄弟也纷纷质疑:“对啊!为什么还要一次?大南也就杀了一次而已啊!”

    细腰舞瞪眼:“关你们什么事,闭嘴。”

    六人泪流满面,为什么高手都有目中无人的毛病啊?我们就这么路人吗?六人还准备和剑南悠一起就义呢,结果现在终于知道细腰舞的眼里根本没他们六个。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剑南悠这时也明白了细腰舞的意思:杀是一定要杀的,你弄个窝囊样出来我也不领情,这样杀了也不算,重新来过。

    剑南悠叹了口气说:“我是诚心道歉的。”

    细腰舞却狠狠鄙视他:“玩游戏,还不就是你砍我我砍你的,杀个把人道什么歉?”

    剑南悠也没辙了,朝顾飞望去,顾飞连忙转头回避目光,结果剑南悠的消息和他的目光一样快:“怎么办?”

    “你看着办。”顾飞回。

    “那我穿了装备和她打一场?”剑南悠问。

    “随便吧!”

    “万一她又被我打死怎么办?”剑南悠问。

    “这你问她啊!”顾飞回。

    于是剑南悠真还问了:“那好,我就认真再陪你p一场,但如果你又不是对手怎么办?”

    细腰舞只觉得这个“又”字扎耳极了,怒道:“那算你有本事。我会再找你的!”

    众人都想这下剑南悠肯定是要放水的,结果细腰舞已经提前道:“哼,别让我发现你放水,否则这事还是没完。”

    所有人此时都开始同情剑南悠,同时心中都有了一个念想:女人实在是很难伺候的。

    剑南悠脸露无奈,却也已经重新穿起了装备,心中如何打算,其他人就都无从知晓了。他们七人众这番任务又因顾飞折了几人,但剑南悠的等级保持完整,此时40级原封不动,右手剑左手盾这个迷一样的装备配置又拿了出来。盾挡人前,剑藏盾后,是他pk时一贯的伎俩,此时果然没有保留。

    “哎,你们别就在这打啊!我还上着课呢!”这边的插曲导致正在跟着佑哥学习的玩家一大半思想都开了小差,让正在授课的佑哥郁闷不已。

    细腰舞也觉得这里窝一堆人有点放不开手脚,当下也手一挥:“这边。”

    所有人都跟着看戏去了,连本在上课的玩家都有想跟去看的,结果佑哥在巨石上黑着脸说了句“走了回来不管补课”,没人敢离开了。这可是花钱买来的学习机会,所有人只要压抑着好奇继续学习。

    这一行人绕到了9527石的后端,这里是看不到佑哥授课的,自然也没什么玩家。一圈人站定,圈里留了细腰舞和剑南悠两个,剑南悠还那造型,细腰舞站得比他随意多了,手朝众人一挥:“站远点,别影响我跑位。”

    众人连忙又朝远里闪,圈里剑南悠平静地问:“可以开始了吗?”

    “来吧!”细腰舞话音刚落,倒是她自己先冲了出去,她可从来就不是会选择后发制人的。而且一上来就是她最拿手的疾行变线的打法。她那速度在施展了疾行后更加彪悍,两人相隔又不怎么远,几乎是一眨眼已经闪到了剑南悠的身后,一刀就已经捅了出去。

    剑南悠移动不快反应却够快,而且早已经算准了细腰舞的攻击策略,连头都没回当机立断就是旋风斩。

    结果细腰舞却是不予理会,匕首该怎么捅还是怎么捅,围观众人全都叹气不已。大家都想着看看高手pk,学学有什么技巧,但细腰舞这种pk方式是任何人都学不了的,顾飞都不能!因为根本没有人敢像她这样站着不动硬吃战士的旋风斩,这姑娘对自己的装备实在是有信心。

    旋风斩利刃划身,痛是痛的,但对细腰舞来说只要生命下降在可以承认的范围内就形同无事。结果一刀反扎出去,掉血多的反倒是剑南悠。细腰舞只是很遗憾旋风斩的时候转圈忒快,自己也掌握不好剑南悠背对的时机无法使用背刺。

    剑南悠生中一刀血哗啦就下去一截,这要换个装备烂点或是血薄点的那已经被秒了。惊出一脑门。冷汗的剑南悠当场取消了旋风斩,突然一记冲锋挺了出来。

    这一下变化很快,方向掌握得也很精准,一看就是平时在这方面有过练习。这下距离太近细腰舞也防备不及,被剑南悠一个冲锋就撞了出去。

    细腰舞落地却没被眩晕,疾行此时进入冷却,当即发动潜行,结果人才消失了一半,就见跑过来的剑南悠突然从地上挑起一脚,一团白灰顿时从头洒到脚,比平时手扔出来的份量足多了。顾飞他们这些外乡人纷纷低头看着被剑南悠踢出来的一个坑,心想原来这就是白石城著名的白石灰。

    剑南悠充分发挥主场优势,以为已经破了细腰舞的潜行,谁想白石灰是洒上去了,细腰舞的潜行却没被打断,此时带着一身白灰已然消失。剑南悠当然不知细腰舞拥有“隐密行动”的技能是强制保持潜行的,“隐密行动”状态下潜行不可打断,白石灰也没用。

    一时想不出究竟的剑南悠当然再不敢贸然上前,转身就跑。

    一般盗贼在潜行的状态下移动速度大幅下降,无法追赶任何全力奔跑的40级职业。但细腰舞一来全身敏捷装备极其变态,二来她是盗贼转职中的异类神偷,在这偷摸的勾当方面比刺客还要胜一筹,潜行状态下移动有修正,比普通盗贼和刺客要快一些。如此一来追剑南悠这么一个战士还是没有问题的。

    隐密行动持续消耗法力,细腰舞没有浪费时间,尽最大努力追向剑南悠。

    剑南悠的目标倒也明确,就是想赶紧跑到巨石边上背靠这里,以防盗贼职业必需身后才能发动的两大强技闷棍和背刺。

    众人本就聚在9527石旁,剑南悠很快跑到石边,立刻背靠巨石压低了身形,左手持盾尽可能将盾护住身形,而右手却是极力伸出挥舞着单手剑。

    他这么个架式细腰舞要攻击到他又麻烦了许多。左边被盾牌防御周全,右手剑虽不如盾牌护得周密,但细腰舞的武器是匕首,要攻击到剑南悠需要极近的距离。剑南悠臂展超过细腰舞,此时完全伸开如此挥舞,细腰舞想从这通过很难不被剑击中,如此潜行就会被打断,剑南悠看着她的举动,自然会有下一番动作。

    顾飞此时看了一眼时间,他知道细腰舞的技能隐密行动是每秒消耗法力7%,也就是说无论如何最多也就使用14秒。只要是在这个时限之内,剑南悠如果想着用右手剑破除细腰舞的潜行恐怕是要失算了,只希望他到时剑砍到了人,眼睛却看不到人时不要诧异的慌张才好。

    知道细腰舞技能的人,都觉得剑南悠失算了;而不知道细腰舞这技能的人,却都觉得剑南悠的防御姿态很完美。谁想就在这时剑南悠做出了让所有人意外的举动,他突然起身迈前一步,双臂一举一个旋风斩就卷了出去。

    “有两下子!!”有人惊讶地说了一句,顾飞听声一看竟然是韩家公子,这人会出口称赞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而场内,剑南悠旋风斩出后脸上也显示出了诧异的神色,但却丝毫未停。

    火燃衣他们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飞他们却已经明白:剑南悠已经砍中了细腰舞,只是因为细腰舞受到攻击竟然还在潜行中,这才让他感到诧异。

    虽然潜行不会被破,但受到了伤害却丝毫不会有异,硬吃两记旋风斩,而且是出自剑南悠的,细腰舞显然也不会好受。连忙取消了潜行高速闪离。旋风斩其实也算是个持续伤害的技能,硬吃旋风斩的人都会看到生命的徐徐下降,除非是一次到底或者上来就直接被旋飞的。

    “这是怎么回事?剑南悠能看到细腰舞?”战无伤诧异地道。

    “是计算。这家伙精于计算,他早已经从细腰舞的速度上估算出来了她潜行后移动会有多快。朝巨石旁转移,摆造型防范都只是对细腰舞的麻痹,他通过计算细腰舞的移动速度和距离,已经大致估算出来了细腰舞不停移动的话什么时候会到自己身旁,他就是在等这个时机一击命中!!”韩家公子说。

    “果然有两下子。”战无伤惊叹。“如果是剑鬼的话,现在已经挂了吧?”很显然,除了细腰舞这么变态的装备,没有盗贼能吃剑南悠两次旋风斩和一个冲锋还能不死。

    “如果是我的话,不会硬吃第一个旋风斩,所以也不会中那一记冲锋。”剑鬼平静地分析。

    “细姐就是太姓急了,如果缓个一两步就好了。”御天神鸣说。

    “没办法,她那个技能有时间限制,她只能尽最快速度了。”剑鬼摇头。

    “那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御天神鸣问。

    “在剑南悠摆好防范姿式的时候取消隐密行动,潜行到他附近,等。”剑鬼说。

    就在这几个家伙讨论战术的时候,场内却发生着更多的变化。

    正如韩家公子所言,剑南悠已经把一切盘算妥当,而且他的盘算比韩家公子所想的更细。因为剑南悠对细腰舞是早有准备的。他原本可是一直防备细腰舞的追杀,所以细心研究过上次和细腰舞交手的过程。他早就推算出了细腰舞大致的攻击防御生命值,而速度这一最直观的属姓更是了然于胸。

    准备工作做到这份上了,说实话单挑剑南悠是不惧细腰舞的。而事实也正是如此,虽然受到攻击也没能打断潜行这个状况出乎剑南悠的意料,但对大局已无影响。

    挺着旋风斩对攻,这种彪悍细腰舞也只能一次,不可能再来一次。这一次的旋风斩她必然是要闪的。而潜行状态下的移动速度是绝对无法逃离旋风斩的,所以这个时候就算潜行没被打断,细腰舞自己也将非中止它不可,否则必死无疑。

    于是细腰舞就这么取消技能准备逃离旋风斩,而剑南悠早已埋伏好的后招又已经跟上。

    冲锋,还是冲锋。

    招不在多,管用就行。

    这么近的距离,就算细腰舞知道有一记冲锋要迎头过来,也很难做出闪避,这情形就和第一次时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细腰舞的生命已经不够再承受一次冲锋。

    “又挂了!!!”细腰舞心里郁闷极了,眼看剑南悠的剑已经到捅到自己,突然眼前一花,身前已经又多了个人影。

    暗夜流光剑横在身前,正抵到了剑南悠冲锋过来的剑尖。

    “叮”一声碎响,顾飞这点力量又哪里挡得下战士的冲锋,连带着身后的细腰舞一起飞了出去。

    但就在这时顾飞也做出了只有他才有可能做到的事。在被撞失去平衡高速后摔的情况下,顾飞的剑飞快地一记回斩,剑尖掠到人身的时候火光刚好飞快地抹出,剑南悠惊讶的表情还没摆完整呢,已经就这么去了。

    攻击的人没了,被攻击的两人却还在朝后飞。吃攻击的人是顾飞,他不至于被一记冲锋秒杀,细腰舞受到顾飞被击飞时连带的冲撞,但剑南悠的冲锋是不带隔山打牛效果的,所以她人虽然翻了,却没受到什么伤害,一样无碍。

    结果就剩下一圈惊讶的表情,谁也没想顾飞居然会在这时候跳出来出手。要救细腰舞那就救吧,但回手一剑还把剑南悠还秒了,虽然这一剑秒得很精彩,但还是连剑鬼他们都觉得顾飞做得有些过了。

    “这小子,居然真的不放水啊!”顾飞爬起身后,拍灰。

    “靠!!!太无耻了,还带帮忙的啊!!!”胶水等人忍啊忍啊忍啊,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没说不能啊!你们怎么不来帮忙?”顾飞问。

    六人很郁闷:“难道这不是一场公平竞赛吗?”

    这边的细腰舞也很不领情:“谁让你帮我啦!”

    “那怎么办,咱俩这么铁,眼看着你被他砍死那也太不象话了。”顾飞说。

    “那也不用砍死他啊!”细腰舞说。

    “顺手嘛!你不就想灭了他报仇吗,我帮你砍了得了,怎么样,还要继续去追杀不?”顾飞说。

    “唉,算了吧……”细腰舞叹了口气,此时也不好意思再对剑南悠不依不饶了。

    “嗯!”顾飞点头,这边拉出好友栏给剑南悠去了一条消息:“没事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