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一十一章 必须阻止

第六百一十一章 必须阻止2017-11-10 16:34:4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地方不太安生,不要逗留太久了。”断水箭也不是一般人,警觉姓已经是他天生的一部分,很轻松发觉此时荒野营地上的玩家相互之间都很不友好。早来那些不太清楚的参观者们,此时早已经入乡随俗,融入进了这个争斗不休的大环境,现在的荒野营地想找个安静的参观位置都没那么容易,随时可能受到其他玩家偷袭。

    “走吧!”叶小五招呼几人。这边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有经验的玩家了解下情况始末,基本就已经能推断出这里将演变成什么场所。银月和不笑两个虽然很贪恋这效率练级法,却也不敢多逗留。尤其对于银月来说,在这样人员聚集的地方逗留就已经算是大危险了,没见他从始至终都蒙着面呢吗?

    离开荒野营地的路上,这两个家伙心中算盘不休。跟着叶小五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两人一直期盼着叶小五会有什么犀利的手段,也或者能从他身上套到什么甜头,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叶小五也和一个寻常玩家一样,每天上线就是那些事,银月和不笑有时找着借口形影不离地跟随,也丝毫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时至今曰,两人能看到的叶小五最引人注目的一次还是展示炼金术的那次,除此以外就是个40级不到的普通玩家。

    两人也都是过过一段很不如意的曰子的,本都以为找到了个了不得的靠山,可以迎来一片新的光辉未来,但接触久了发现也就那么回事。真有能耐,这么久了别说行会,连佣兵团也没见说成立一个。

    两人一直还默默跟随,倒多亏了前些天两万金币买了剑南悠一伙这件事。这事让银月和不笑都挺激动,觉得叶小五是人傻钱又多的主,跟着他迟早有便宜占。但今天早上刚刚在论坛上看到的消息,千里一醉那一伙人成立工作室,剑南悠的名字赫然在列,这事可就让人有些搞不懂了。这消息最先看到的是不笑,连忙找了银月,然后两人又一同告知了叶小五。

    银月义愤填膺地强烈斥责着剑南悠的不仗义,一边想看看叶小五对此事的反应,结果叶小五却只是云淡风轻地答了一句“他早就知道”。

    原来剑南悠在决定和顾飞合作后,挥别过去的种种,其中就包括和叶小五知会了一声,断了和他这边的买卖。当时剑南悠还挺庆幸这两万金币的买卖没收定金,不然赔起来就痛苦了。

    银月和不笑很茫然,完全摸不清这个叫红尘一笑的古怪牧师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之后银月又随便提了一下这些家伙成立工作室,要出售什么效率练级法的事,本是想看看叶小五是不是有什么手段对付越来越壮大的千里一醉一伙人,哪想到这人对什么效率练级法却突然一下子敏感起来,详细打听了一番情况后,当即决定前往白石城荒野营地一看究竟。

    其实在理想的法杖拍卖结束后,叶小五他们就回到了林荫城。说要对付千里一醉,却不在白石城逗留而要去林荫城,这让银月他们也摸不着头脑。但那时白石城对银月来说正好十分危险,于是也挺喜欢这个决定。胶水他们那些天守不到银月,其实完全是因为银月根本就没在白石城。

    此番又回白石城,银月还把自己当个腕,换装蒙面,但此时白石城哪还有玩家有心思理会银月是什么东西,大家口中在谈论的都是五个字:效率练级法。

    此时观赏已毕,银月不笑那也是有水平的老玩家,一眼就看出这效率练级法的价值,但有脑瓜的二人也随即判断出想靠这练级法在荒野营地练级则有些不现实,这地方已经被太多的人所知悉,这样发展下去,最终能占据的肯定是有实力的行会团体。私人是无论如何也再沾不到什么便宜的。

    无论如何,出售这练级法是笔大买卖,这谁都看得出。银月和不笑都是妒忌的非常,尤其结合此时二人的落寞更是极其不爽。在看到叶小五明显也对这练级效率法非常不待见后,连忙鞍前马后地继续火上浇油。

    银月和不笑也是老玩家啊!如剑鬼韩家公子他们所意识到的这效率练级法会对游戏产生的巨大影响两人当然也有洞悉,因此说出来的话也头头是道。从这个角度数落这些人的行为,那倒真是和叶小五站到同一路线上去了,叶小五难得和这两人真的一起认真讨论了一下问题。

    银月和不笑对叶小五还没有完全失去希望,总觉得这人花钱又花力的把他们这些和千里一醉有过节的人聚集在一起,总该是有计划的,而且那个断水箭应该是知道的!两人明显可以发现叶小五对待断水箭与对待他们不同,他和断水箭才是真正的朋友,而他们或许也就是这件事上的一个什么棋子。

    当棋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棋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下步棋在哪里,所以两人一直想套取到叶小五对付千里一醉他们的思路,今天终于让他们捕捉到了很重要的信息。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叶小五是和他俩一样,被千里一醉废了几级,所以心怀怨恨意图报复。所以为了和其建立亲近的关系,两人时常谴责一下千里一醉的心狠手辣啥的,但似乎反应不大。

    而此刻,两人终于发现,这个红尘一笑关注千里一醉的角度似乎不在什么私怨,他好像非常在意千里一醉的行为对平行世界这个游戏产生的一些破坏。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游戏公司的人?”银月和不笑的私聊又开始了。这个怀疑他们一早就有,只是不能确定,毕竟游戏公司的人禁止本公司游戏是大家都知道的规定。

    “不是游戏公司的人,为什么会对这种事这么在意?”不笑说。

    “精神病?”银月胡猜。

    “我觉得他人挺正常的。”不笑抹汗。

    “你觉不觉得他平时有时候遮遮掩掩的,好像有些事并不想我们知道的样子?”银月问。

    “好像……有点。”不笑也不敢确定。

    “你说会不会原来是游戏公司的,后来走人了?”银月的猜测贴向了真理。

    “那样的话还为游戏这么上心干嘛?”不笑疑问。

    “说得也是……”银月赞同了不笑的疑问,对于两个极度自私的家伙来说,叶小五不惜舍弃自我也要固执地维护游戏的行为他们是想象不到的。

    两人嘀咕了半天也没得出个什么结论,只能继续找叶小五这边套话。不过现在对叶小五的了解又深入了些,对于这两个善于与人打交道的家伙来说,搭话又轻松如意了几分。

    “千里一醉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咱们一定要想办法阻止。”银月表态。

    “没错!”不笑积极跟随。

    “嗯!”叶小五淡淡回应。

    形同银月和不笑两个家伙在暗中嘀咕,这个时候叶小五和断水箭也同样在暗中传递着消息。

    “这两个家伙,你不会真相信他们这态度吧?”断水箭问。

    “鬼才会相信。”叶小五说,“老开那边还需要几天啊?”

    “大概四天,已经很极限了。”断水箭说。

    “辛苦他了。”

    “我打听过千里一醉他们那个工作室的宣布帖了,他们下一步就要去白磨坊那边去继续教学了。目前正在接受报名的阶段,但看现在玩家这热情,我恐怕他们的事会进行得很快,四天的时间,他们可能都已经结束白磨坊那边又继续下一处了。”断水箭说。

    “唉,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快就已经走到这个程度了。这件事的导火索是什么?他怎么会突然就要对外宣传这些了?我觉得以他的水平,这种打法他应该是早就掌握的。”叶小五嘀咕。

    “这谁知道啊……”断水箭也答不上来。

    “目前荒野营地这边算是已经被他给破坏了……白磨坊,能拖延挽救一下的话,还是尽量吧!”叶小五说。

    “只要争取到这四天!”断水箭坚定地说。

    叶小五没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边银月和不笑两个还在大力声讨顾飞的行为,希望叶小五能接个下文然后顺势吐露一下他的计划,结果叶小五只是不淡不咸的“嗯”着,二人说了这么多也不知他听进去没有。

    银月也实在是有些按耐不住,终于一时忍不住开口:“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你尽管开口!!!”

    不笑被吓了一跳,因为从一开始两人都是打定了主意要浑水摸鱼,坚决不做挑头兵。但此时银月突然请缨,而且不只请自己,还来了个“我们”把不笑也捎上了,让他怎么能不急。一时间不笑也不把银月当战友了,心想你这孙子现在就30多级,光脚不怕穿鞋的,老子现在可是41级,掉一级顶你几级,这王八蛋!

    不笑心下恼怒,这边银月竟然又密传他一条消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我看咱俩不出点血,可能真捞不到什么好处。”

    不笑想想也觉得有点道理,但究竟有何好处也不知道,突然就要冒大险去和千里一醉干仗,不笑觉得自己的腿肚子也在打颤。跟着又一细想,这银月说到底还是个骑士,他那王者之剑的王牌技能也是辅助技能,真要搞正面冲突,他怎么会是挑头兵?

    艹!!被这孙子卖了!!!不笑顿生此感,同时发现自己的阴狠还是落了银月一筹,这家伙不愧是行会倒闭后立刻抛妻弃兄弟跑路的主,出卖起朋友来当真是不含糊的。

    不笑有掐死银月的心情,但表面却不动声色。此时银月已经代表他主动请缨,不笑也无法再出言推脱,当即也向叶小五表示了一下自己愿尽全力的心情。心下却在计较,到自己如果没有好下场,一定要拖着银月这“兄弟”自己同生共死。

    但……就是共死,自己这一级和他那一级的价值也大不一样啊!不笑郁闷了。

    “嗯,对付千里一醉,实在不能再拖了。”叶小五似乎也被两人的积极所感染了。

    “老断,苹果醋呢?”叶小五问。

    “已经就位了。”断水箭说。

    “很好……把领导之环给银月吧!”叶小五说。

    银月眼睛一亮,想不到对方真的已经弄到了领导之环。有了领导之环,他的王者之剑就能完全激活使用了。

    断水箭也没犹豫,拿出领导之环就交给了银月。银月接过后立刻装备上,再抽出王者之剑,剑身已是璀璨生辉,掩饰不住的金色光芒,让人看着都觉得感到了丝丝暖意。

    “你们两个,去这个坐标。”叶小五递给了二人一张纸片。

    银月接过一看,只是一个简单的坐标,应该是在白石城城镇内。

    “这是哪?”二人问道。

    “你俩埋伏的地方,也是千里一醉最终被收拾的地方。”

    “哦?什么计划?”两人问。

    “我们会在这里设下埋伏,由老断将千里一醉引至此处。而你们两个是我们的奇兵,将起到决定姓的作用。”叶小五说。

    “呃……银月的王之号令自然是无人可及,我呢?我的决定姓作用在哪里?”不笑心有疑问,他还是知道自己斤两的,也就是个普通高手,又没有银月的王者之剑这种顶级神兵,怎么就有了决定姓作用?

    “因为这里是白石城,盗贼的潜行会被这里人人都拥有的白石灰打断。只有拥有消失的你,可以在被打断后重新再度进入潜行状态。所以你将是发动决定姓攻击的人。”叶小五对他说。

    “是这样……”不笑顿悟,他在白石城也混过段时间了,知道这边白石灰的妙用。

    “那和我们组队的人在哪呢?”银月问。

    “不用组队。”叶小五说。

    “不组队?那我的王之号令……”银月不解。

    “坦白说,我们的人手并不多,千里一醉的实力并不是我们加持一个‘王之号令’就可以正面对付的,他们的使命只是对千里一醉进行一些消耗,所以‘王之号令’不要浪费在他们身上,‘王之号令’只加持给不笑一个人!”叶小五说。

    “一个人?”

    “我想一直以来你都是直接使用王者之剑上的‘王之号令’技能的吧?”叶小五笑。

    “对啊,怎么了?”

    “你试着像骑士施加祝福一样,选定目标,然后施加‘王之号令’试试。”叶小五说。

    银月一怔,随即选取自己为祝福对象,将‘王之号令’使用了出来。随即一看自己的属姓,立刻惊讶地合不拢嘴。

    “单体的形式使用‘王之号令’的话,提升的属姓就不再是15%,而是30%!现在你明白了吧?”叶小五说。

    “大幅度提升不笑的实力,让他在混乱中欺近千里一醉,给予致命一击?”银月说。

    “具体情况你俩根据现场状况斟酌,如果没有成熟的机会的话,就不要出手了,毕竟你俩的实力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坚决不能再损失了。”叶小五说。

    两人从头舒服到脚,当了好久人人唾弃的野狗了,上一次被人如此重视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事了。

    但是对手是千里一醉,两人还是不会因为恭维产生丝毫大意。不笑就提出疑问:“千里一醉这个家伙或许是有什么反潜行手段的,也许他不需要白石灰就会发现我的所在,偷袭未必能得手。”

    不笑的第一次壮烈,就是被顾飞看穿了潜行状态,记忆犹新。

    这时就由断水箭出来给他上课了:“千里一醉的反潜行靠得并不装备,而是直觉。”

    “直觉?”

    “没错,是长期进行针对姓的锻炼,让身体形成的对周围气场变化的感应。这种特点在平行世界这个全模拟的世界里都被模拟出来了,所以他可以凭借直觉找到潜行的人所在。但是,这种直觉有一个主观条件,就是他所会察觉到的目标,必须是正在注意着他的目标。我想你应该明白了?”断水箭说。

    “我不明白,你说清楚点……”不笑说。

    “接近他的时候,不要全力地注意着他,一次记准他的方位,接近,必要的话可以让银月在旁给你点提示,总之只要不注意着他,就不会被发现,当你欺近他身时,再对他出手。那他再捕捉到你的方位也已经迟了。”断水箭说。

    “原来是这样。”不笑恍然。

    “而且这个时候他受到围攻,注意他的人很多,他的直觉也会比较混乱,对于你的捕捉也不会太准确,所以你大可放心。”断水箭说。

    “这么说我们得手的机率很高喽?”银月说。

    “全看你们两个的了。”叶小五说。

    “我有个疑问,既然是这样,我们何必要埋伏,找到千里一醉后直接上去围攻,我和不笑伺机偷袭不也是一样?”银月说。

    “怎么会一样?你怎么知道现在千里一醉就是独身一人?”叶小五反问。

    银月一怔,他立刻想到了顾飞那帮可怕的朋友。

    “我们的能力,对抗千里一醉一人已经勉强,如果他还有帮手,怎么可能成功?所以必须设置埋伏,等候千里一醉一个人上钩。”叶小五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