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一十二章 尔虞我诈

第六百一十二章 尔虞我诈2017-11-10 16:34:50Ctrl+D 收藏本站

    银月和不笑两人朝着叶小五所指示的坐标去了。二人各怀鬼胎,一时间也没人开口说话。

    不笑没想到自己居然肩负着给千里一醉致命一击的重任,虽然平时里经常幻想着这样的局面,但当机会真的摆到他眼前时,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其他,就是退缩。此时的他只有一种心情,就是赶鸭子上架。千里一醉真能这么轻易就倒在自己刀下?不笑十怀疑。一定要看清楚状况,稍有不对马上就闪。

    银月这边呢,虽然作为辅助的他没有直面千里一醉的风险,但他却已经想到一旦计划失败,不笑是盗贼,飞奔起来千里一醉绝对追不到,而那是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千里一醉那全敏捷的移动速度三两下就可以追到自己。一定要看清楚事态,苗头稍有不对我就得提前做打算,不然一准跑不掉。

    都已为退路做好决心,二人的表情不由又都轻松了几分,此时才有功夫看看身边的家伙。不笑此时对银月已经很是不满了,而银月却想着战斗时需要不笑和千里一醉纠缠为自己脱身争取时间,所以表现得反而更加亲切。

    “不笑老兄!扬名立万的时候这下可到了,你要捅死千里一醉,我立马下线论坛上给你摇旗呐喊去。到时候你挑头,连哥俩一起东山再起。”银月说。

    不笑暗呸了一声,心想这小子果然想把自己当弃卒,这话分明是引诱老子和千里一醉去拼命。心中如此想着,表面上却很是开心地一笑:“你也不用太谦虚了。这还得全靠你‘王之号令”状态的加强,到时你可得跟我紧一点,万一我这一刀下去没能秒了千里一醉,你也好赶紧补上一剑。“银月一听心中登时也是“咯噔”一下,发现不笑果然也如同他一般的狡诈,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这话摆明了就是在说我要去拼命,你可也没闲着。

    “哈哈哈……”银月面上也是漏水不露,一边笑一边道:“这话说的,咱哥俩现在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共同进退。只可惜我不会潜行,这要太早露面反而让千里一醉警觉,这样可就不妙了。”

    “咦,听你这么一说,我倒又有了个不错的主意。”不笑说。

    “什么主意?”银月狐疑。

    “你和千里一醉积怨很深,他见你必砍吧?”不笑问。

    “你什么意思?”

    “如果在交手的时候你突然露面,我想一定会引起千里一醉相当一部分的注意力,这样的话,我就更容易接近他,也更容易得手了,你说是吗?”不笑笑得很愉快。

    “不好不好……千里一醉出手速度惊人,而且又会瞬间移动,我如果露面,八成他一个瞬间移动过来直接就把我秒了,这前后一秒钟都不到。虽然我现在30多级的贱命死一下也没啥,但问题是这样一样吸引注意力的目的没达到不说,我这一挂‘王之号令’的状态也要没了,这样不是连累了不笑老兄你?”银月说。

    “银月兄你忘了还有别的人埋伏,这些人对千里一醉的消耗咱们可得考虑进去。千里一醉全敏法师,法力根本没多少,我看等咱俩出手的时候他的法力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瞬间移动法术攻击,这些没有法力他哪里施展得出来?”不笑说。

    “兄弟,对于千里一醉咱们可不能用常理来推测。”银月严肃道:“谁知道他对付那些人会不会用到法术消耗法力呢?据我所知,他当初追杀不笑兄你的时候,就没用过任何法术吧?”

    “哈哈,那个时候大家等级还低,再说我这么不入流的小角色,当然不值得他动用法术了。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断水箭的身手银月兄弟也是知道的吧?千里一醉对付他哪能像对付我这么随意。”不笑说。

    “非也非也,兄弟你看……”

    这两个家伙一路上就这么阴阳怪气着,面上和谐,但话语中暗含讽刺挖苦甚至人身攻击。两人一样的心思:有便宜我占,送死你去!结果倒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一直“和气”得讨论到了坐标位置也没有个什么结果,真是难为两人这么好的口才了。

    “这个地方……”到了地点两人的暗战总算稍停止了一会,两人都开始观察此处的地形,不笑四下走了一遭,发现两百米外的街口出来后竟然就是交易行,这可是超级的安全区。不笑回头一看,银月还在另一条街上东转西逛,连忙跑过去叫住他,朝这边街口一指后正色道:“兄弟,玩笑话就不说了。那边就是交易行,到时开打,发现情况不对后不要管我,抓紧时间朝这边来,我尽量帮你多拖住他一会。”

    银月一怔,紧紧握住了不笑的双手:“兄弟,啥都不说了。”

    不笑抽出只手轻拍了拍银月手背说:“你这级,再掉的话我估计你都要没心玩了,一定要保住。”

    “冲你这句话,我说什么也不能再掉级了。”银月狠狠点头。

    “嗯!”不笑也点了点头后,随即张望着四周问道:“其他埋伏的人不知道到了没有?”

    “问问!”银月说着发消息给叶小五,告诉他他们已经就位,但没看到其他埋伏的人。

    “呵呵,看来他们掩饰得很好嘛,你们两个都没发觉他们是埋伏?”叶小五说。

    “在哪里?”银月很茫然。

    “你现在具体位置在哪?”叶小五问。

    “就在这丁字街口的拐角处,你给的坐标这里。”银月说。

    “那么,朝东南方向看。”叶小五说。

    银月朝东南方向看去:“看什么?”

    “那边有什么?”叶小五问。

    银月恍然:“街角那两个摆摊的?”

    “没错!”叶小五说。

    银月扯了扯不笑,给他指出那两个摆摊的玩家。

    “自己人?”不笑问。

    银月点头。

    “这两个家伙……连40级都没有啊!”不笑皱眉。

    银月向叶小五提出了这个问题,叶小五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也不到40级,一样是很关键的人物。”

    银月顿时明白,等级不是关键,关键的大概是这两个人手中有什么特别的技能。就像他的“王之号令”,不笑的“消失”一样,这些普通玩家不具有,他们也是因为特别原因所拿到的技能。

    这些技能本身也未得会有什么变态的威力,但关键在于它们的存在是在普通玩家的认识以外,所以乍然间遇到时难免手足无措。对于旋风斩背刺连珠火球这些人人都会技能大家经验丰富,但当遇到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技能时呢?

    突然间银月信心大增,他本以为这些用来围攻千里一醉的角色全都是炮灰,现在看来很可能每个人都有一套,各自运用特有的技能把千里一醉弄得晕头转向,最后再由自己和不笑发起致使一击,这个局设得真是精彩啊!

    “除了这两个人呢?”银月又问。

    “潜行的盗贼你们是看不到的,其他人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路过。”叶小五说。

    “原来如此,时间都算好了?”银月问。

    “只要掌握清楚地形,时间随时可算,现在断水箭还在打探千里一醉的下落,你们两个也先隐藏好自己,别招人注意了。”叶小五说。

    “没问题!”银月和不笑两个在此方面也不是弱者。而不笑在听闻银月转述了叶小五的布置后,和银月一样也瞬时燃起了信心。原本以为大家就是一伙拼命三郎,但此时发现原来计划如此周密,顿时安全感也强烈起来。

    两人各自想法伪装了起来,耐心等待着。想到接下来就有机会手刃仇人千里一醉,两人既紧张又兴奋,连手背都快出汗了。

    “注意,注意!!”不知等了多久,两人突然收到叶小五发出的消息,立即如临大敌,两人各自拿好武器,匆忙回着消息:“方向,方向。”

    条条街道通这里,两人需要明确知道千里一醉是从哪条街钻出来。结果这刚问完,就见数条街道中都有玩家突然蹦出,来意不明,但方向却明显是朝着二人所在的这道街口。

    “靠,就这么个路过法啊!!!”银月大怒,觉得这帮家伙实在太不像话了,不是说佯装路过的吗,跑得这么带劲,这也太引人注意了吧?比起那两个装摆摊得差太远了。这人员素质太参次实在是个大麻烦,想当初自己当会长那会……银月一不小心思想就飞远了,而这些蹦出来的玩家迅速来到街口东张西望,模样要多张扬有多张扬,银月实在忍不住了,虽然觉得自己是隐藏角色不应该提前暴露,但再像他们这么个搞法,整个圈套都要暴露了,自己还要隐藏个什么劲?

    银月正想伸手朝自己眼前这家伙比划一下,示意他不要这么大动静。好容易等到这人扭向自己这方向,银月迫不及待就要打手势,突然看清来人的面貌,几乎是自动化的脖子突然一拧,就把头转一边去了,同时思想也开始拧了:怎么会是他???

    这个“他”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就是个寻常角色,但对于银月来说却是个例外,因为这是当年他在月夜城前尘行会的同伴。

    这种人现在见到银月绝对是要喊打喊杀的主,银月在刹那间觉得有点明白了叶小五的苦心,难怪自己一直觉得对计划的参与度不高,原来是因为还有这类角色,那的确是不太方便见面,在这时关键时刻以隐藏的角度发动一击是最好的选择。

    这么一想银月竟然有了点顾全大局的心态,他佯装无事的作为一个路过者,想离那个家伙远一点,伪装这种事银月现在专业极了。

    那玩家果然没有认出银月,银月暗自庆幸着,他是不方便露面了,心里盘算着是叫不笑去提点一下这些家伙不要太嚣张,还是去找那两个摆摊的玩家。

    想了想后,银月觉得找不笑有些明显,还是找摆摊玩家佯装买货私下交流来得容易一些。结果目光转向那两个卖货玩家的时候,却看到这两人面对街口突然冲出这么些玩家感到了些许惶恐,此时正在打点东西收拾地摊似乎要走人。

    “是千里一醉要现身,他们要动手了吗?”银月的目光四下转动,却完全没有找到那个令他畏惧的身影。

    而这两个玩家这么会的功夫已经收拾完毕前后脚离开了,银月突然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正准备发消息询问,却收到了不笑发来的消息:“麻烦了,我看到了我的仇人!!”

    “你的仇人?”银月不解。

    “七月,云端城那边的,不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笑说。

    银月一怔,他遇到了和他有仇的前行会同事,不笑也遇到了和他有过大纠纷的女人,那两个摆摊的玩家居然自顾自地走了……“坏了,不会是被设计了吧???”银月回消息。

    “怎么?”

    “我也遇到我仇人了!还有,那两个摆地摊的家伙撤了。你现在哪呢?”银月问。

    “我潜行了。”不笑回道。

    银月快哭了,因为刚才一抬眼间,他又发现了一个他以前行会的战友,连续出现两个,这应该不是巧合了吧?这些人在这里似乎是在找人,难道他们找得是自己???不笑的仇人也出现在这里,难道要找的正是不笑???不笑有潜行,就算跑起来也有速度,脱身或许不难,那么自己呢?况且自己的仇人远比他要可怕啊!老同事,老对手,这些加起来得有多少人?难道已经全部都到了这里了吗?

    银月此时根本不敢再去看这些突然赶到此处的玩家,他像一个正常路过的玩家一样,不急不徐地走着自己的路,心中虽想立刻离开这片区域,心里却知急不得。

    “银月,你要去哪?”突然,银月听到了这样一句呼喊,惊得他面如土色。果不其然这声一出场内玩家大幅度地搔动起来,目光也开始紧盯那些正从此时准备走过的玩家。

    是不笑那小子吗?银月一时间也没听出是什么人,立刻想到或许是不笑故意喊出声让自己引人注意,而他乘机逃脱。结果这念头还没绝呢,立刻又听到一声叫喊:“不笑,别潜行啦!!!”

    “陷阱,绝对是有预谋的陷阱!!!”这一瞬间银月已经不疑有它,这绝对是设计他和不笑两个人的大陷阱。银月愤怒地拉开好友质问叶小五:“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出卖我们?”

    坐标是叶小五给的,什么埋伏也是由得他说的。此时银月算是彻底明白了,埋伏是不存在的,而圈套是有,只是针对的是他和不笑两个人。

    银月只是很不明白,他和不笑与叶小五根本没仇,为什么要这样设计他们两个?尤其自己,原本的处境就很糟糕,是叶小五把他拖出了火坑,但现在又把自己重新推进去,这到底是为得什么?

    银月发出的消息犹如石沉大海根本没得到回复,此时他已经不敢强装镇定了,因为之前那不知谁喊的一嗓子,让在场的那些自己的老同事开始认真检阅路过离开的那些玩家,这种情况下还认不出自己,那可真就怪了。银月看到有两人已经朝自己这方面走来,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周围的形势,突然扬剑一挥,金光沐浴到自己身上后,撒腿就跑。

    “是银月,在这里!!!”这些人知道银月“王之号令”技能的模样,一瞅这泛着金光的家伙,立刻识破,场中不少人立刻调头朝这方向猛扑。

    单体加持后全属姓提升30%,加上拥有领导之环的银月重新激活了王者之剑,这剑的伤害也不是盖的,冲出去的银月先后砍翻了两名前来拦路的玩家。此时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那两百米外的交易行……这个地方是不笑指给他的,两人过来路上便唇枪舌战,银月实在不相信不笑给他引出这么一条脱身之路会是什么好心。但此刻他也实在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而不笑此时的处境的确比银月要好很多,拥有潜行优势并没有急着暴露自己,他一直暗中观察着银月的举动。

    一看到银月突然开始行动,他立刻朝早已经选好的路线跑去……给银月指点交易行的不笑的确没安什么好心。他是料到了银月在知道了交易行的所在后,那么一旦事情有变,以银月的职业,他如果不想死,只有暂避此处一个选择。这么一来,不笑就等于知道了所有人下一步的动作,因为大家必然都是要朝着那个方向追的。

    不笑所想要占据的不过是这么一步先机而已,不过这原本只是针对千里一醉一个人的,没想到事情突然有变,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的对手。不过无论对手是谁,有多少,银月的退路总之只有一条。

    不笑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发现来追杀银月的人比留下来还在找他的人要多多了。

    不笑却依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看到千里一醉已经出现在了街面上。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